小草莓app直播破解版

勋灿站在屋子的小窗前,望着外面的湖光美景,还有肥美优雅的黑色天鹅,想着,这小子还挺会享受的,吹着空调、开着窗户,这绝对是首屈一指的高端湖景房啊。

屋子里的门窗关好,窗帘拉上。

勋灿转身跟文琛一起将设备接上电,迅速组装调试。

目前全球通用的测谎仪的原理就是:皮肤生物电、血压、心跳等仪器测试结果,利用电脑软件画出图,再经过专家分析得出结论。

但是乔家世代出人才,还都是电子产品、计算机编程、甚至是军事化武器方面的人才。

乔家自主研发的测谎仪,可以精准地透过皮肤生物电,将检测到的人体各项数据自动综合给出最迅速、精准地判断。

目前为止,无一例失败的例子。

文琛对于这个东西久仰大名了,今日得以见识,很想试试:“这个贴着脉搏?”

“对,撒谎的话会报警。”勋灿帮他将腕带扣好:“坐下,我调试一下。”

文琛笑着坐下了。

不过,他转念一想,不对呀。

想要见识一下不用他戴上这个试,他可以让勋灿戴着这个坐在这里,然后他来提问问勋灿啊!

清纯美女化身森林中的精灵

“额,小乔首长。”他刚开口,勋灿就淡淡笑意的道:“抓紧时间,我下午还有工作。”

文琛:“……”

宝宝这时候已经乖巧地回到了楼上去了。

在她跟洛晞的房间大床上,一起看着硕大的液晶显示器里的即时监控画面。

宝宝觉得这个东西很神奇,就像是太上老君手里的乾坤镜,想看哪里看哪里。

然,一段有爱的对话开始了——

勋灿:“喜欢男人还是女人?”

文琛:“女人。”

勋灿:“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”

文琛:“三十岁之前。”

勋灿:“最喜欢吃的水果是什么?”

文琛:“无籽西瓜。”

勋灿:“最怕的动物是什么?”

文琛:“……”

这个不能说。

这个要是说了,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弱点?

他眼珠子转了转,道:“毒蛇!”

滴滴滴滴!

报警器响起。

勋灿倾身上前摁掉,然后得意地一挑眉:“撒谎了,只要撒谎,就会响哦!”

文琛:“……”

勋灿:“我跟安雉,比较喜欢谁?”

文琛:“安雉!”

滴滴滴滴!

勋灿哈哈大笑起来:“看来还是比较喜欢我的嘛!”

文琛深呼吸,伸手将腕带摘下来:“好了,试验过了,没问题,给他用吧!”

文琛拉过风陌昀的手腕,小心将贴片对着他的脉搏,摁住之后,帮他把腕带扣好,确保万无一失。

他走到勋灿身边,两人气场全开,面无表情地盯着风陌昀。

先不问,不说话,就这样盯着他。

风陌昀动不了,也不敢贸然开口,就怕说多错多。

因为他刚刚看出来了,手腕上这个东西可以测出真假,但是他不知道这是真的可以测出,还是两人在一起演戏的。

他唯有悄悄调动内力,调整自己的心率跟呼吸。

于是,又一段对白开始了。

这些问题全都是夏侯琉茵在上面说过,然后让文琛写下来的。

文琛看着第一个问题,抬起眉宇,望着他:“是东照国、风王府的世子吗?”

风陌昀答:“是。”

他面无表情,稳如泰山地坐着,大致能感觉到如果心率跟气息等等方面有问题,可能会影响到这个仪器的判断。

会古武的人,有内功,就是了不得。

当四周一片鸦雀无声,文琛跟巡查那迅速对了一眼,又看着面前的机器。

指标的曲线是没有任何大幅度的波澜的,与没问他问题的时候一样。

电视机前,宝宝一下子长大了嘴巴!

洛晞有一只手始终摁在她的肩膀上,好像是下意识想要抓住她,又好像是默默地安慰她。

而勋灿轻咳了一声,望着文琛:“接着问。”

文琛有些担心了。

不怕别的,就怕夏侯琉茵她娘真的一尸两命。

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提出的这个计划,搞什么测谎仪。

因为如果不提,也许就不会有这种铁板钉钉的感觉。

人的心里若总是存着一份期盼,盼着家人平安,那期盼即便渺小,可心也就不会绝望了。

捏着本子的手指微微泛白,他问:“琉茵公主的母后,真的香消玉殒了吗?连同她腹中的骨肉一起?”

风陌昀:“是。”

大家屏息凝神,迎来的,又是一片沉默。

机器也不知道是不是坏掉了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那道数据线依旧舒缓流畅地起伏着,幅度并不大,与人体正常的脉搏浮动差不多。

电视机前地夏侯琉茵已经双手捂着嘴巴,狠狠地哭了起来。

文琛说的不错,之前她心中还存着的一丝念想,如今已经彻底粉碎了!

那种绝望与伤心,如海啸般几乎将她淹没!

洛晞用力抱住她:“对不起!”

他也后悔了,他不该让勋灿带着测谎仪过来的,以至于现在,木已成舟,再无转圜的余地!

他心痛地道:“对不起!宝宝,真的对不起!但是,但是天上的母后也不希望难过,她一定不希望难过啊!”

宝宝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,唇瓣上几乎要流出血来!

洛晞疼惜地去掰开她的嘴,却是不见成效,因为她闭着眼泪流不止,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里,本能地抗拒这个世界的一切,抗拒这么残忍的定局!

勋灿忽而上前,摘下了他的护腕,直接将那片感应器对着他的脉搏!

他不甘心地望着文琛,道:“问我!”

他就不信了,这人脸上写着骗子,却不是骗子。

难不成,人不可貌相也能这么用?

文琛问:“最怕什么?”

勋灿:“陛下。”

滴滴滴滴。

报警器响起。

文琛关掉警报声,又问:“是高考状元吗?”

勋灿:“是。”

一片静默。

文琛又问:“最怕的是什么?”

勋灿:“陛下。”

滴滴滴滴。

文琛就奇了怪了,怎么好好的测谎仪,到了风陌昀那里就像是有问题了?

文琛明白,如今正在楼上看着这段视频的主子们,肯定是肝肠寸断了。

因为夏侯琉茵首先会崩溃,她一崩溃,洛晞就跟着崩溃。

勋灿知道文琛还有几个问题没问,于是迅速将腕带重新小心给风陌昀绑好。

这一刻,所有人都很郁闷。

只有风陌昀心里轻松了不少,并且依旧在悄然运动内力调整自己的心率跟呼吸。

安静的房间里,沉寂的诡异。

勋灿走到文琛身边,忽而转身目光犀利地盯着风陌昀:“现在,我说一句,说一句!跟着我说!”

风陌昀望着他,表情非常无辜。

好像他这样的一等良民,本就不该承受这样的待遇。

勋灿不予理会,道:“我是女子。说,我是女子。”

风陌昀摇摇头:“这太侮辱人了,我堂堂风王府世子,怎能说出这等言论!

好男儿自当顶天立地、坦荡磊落,上不可欺师灭祖,下不可撒谎成性!

我要说,必然是说真实言论,绝对不会撒半句谎言!”

勋灿冷哼了一声,上前对着他道:“就是在撒谎!不管怎么说,就是在撒谎!”

“我没有!无凭无据莫要血口喷人!”

“就是在撒谎!谁知道刚才是用的什么方法,反正就是在撒谎就对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