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le为什么是茄子的意思

莫林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。

羞怯怯地抬了一下眸子,就见倪雅钧清隽的容颜赫然眼前,正满怀期待地望着她。

垂在身体两侧的小手握成小拳头,她缓缓闭上眼睛。

没有爱经验怕什么,没走出过宫门算什么,电视剧总是看过的吧,闭着眼,抬起下巴,一句话也不用说,就可以了。

房间里没有开灯,淡紫色的半个窗帘遮住某两的初吻,也遮住了半边灿烂的天空。

倪雅钧的侧影被投射进来的阳光镀成了金色的,穿着白色衬衣的挺拔的身材微微俯首,很轻盈温柔地印住了她的唇。

四片唇瓣相贴,再无其他。

就这样单纯地贴着,淡淡的光晕下,美好的剪影堪当入画,纯洁无暇。

满满的王子与灰姑娘单纯幸福的既视感。

他终究是笑了,离开她的唇瓣,看着她满面酡红的模样,欢喜地将她搂在怀里:“莫莫,我会好好珍惜的。”

“嗯。”她很轻地应了一声,抬手缓缓圈住他的腰肢。

没有如火如荼的热吻,没有激烈刺穿的交缠,就这样简单的唇与唇的触碰,却在二人的心尖上荡起了层层涟漪。

海边的转身

他们都觉得,经过了这个简单的吻,他们之间的距离,已然往前迈进了一大步!

——不一样的人,有不一样的爱情——

二楼的小餐厅已经收拾地非常干净了。

慕天星心知曲诗文手艺特别好,不用担心口味,但是还是有些菜是父母从来不吃的。

以前不得觉得重要,现在嫁入了紫微宫,难得与父母团聚,慕天星倒是都记起来了,提前来到这里端详着。

餐桌的位置就在落地窗前,窗外便是前院的一棵棵高大的紫薇树,靠近些,还能看见下面的篮球场跟停车场。

慕天星试了下灯光,又将海蓝色的窗帘半掩着,满意地看着这一片温馨的小天地,鼻息间满满的是紫薇花的清甜味道。

拿过餐单看了又看,曲诗文做事很仔细,连每一道菜的配菜都写得很清楚。

眨巴着大眼,她忽而指着其中一道,道:“阿诗姐,我爸爸不喜欢吃猪尾巴的!”

曲诗文愣了一下,这才笑着道:“好的,我这就去换一道菜!”

慕天星点点头,又问清了一会儿上的茶,连果盘都问了,仔细想了想觉得没问题,这才放下心地长出一口气。

落地窗的窗帘边上,凌冽修长倨傲的身躯慵懒地倚靠着,双手轻轻插在裤兜里,帅气的脑袋微微偏过,似笑非笑地盯着她。

瞧着她为了家人而认真忙碌的样子,他的心里说不出的温暖。

“这样盯着我做什么。”

慕天星不好意思地将手背在身后,腼腆地错开眼去。

这家伙一下子站直了身子,仪态优雅地朝着她而来,步步生莲的姿态,如诗如画的容颜,还有一双永远那般专注地凝视着她的无垠黑瞳,都是将她迷得神魂颠倒的杀手锏。

慕天星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。

明明已经是夫妻了呢。

却还是有爱的感觉。

这种感觉,好好。

他伸出胳膊将她纳入怀中,很温暖地说道:“看着为了家人而认真忙碌的样子,我已经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,是如何做一个称职的妈妈的了。”

他想要孩子,自从认定了她之后,就一直很想很想。

“小乖,我连宝宝的名字都想好了,不管是男孩女孩,都叫做倾慕。”

慕天星靠在他宽广如海洋般的怀抱里,安稳地轻笑:“洛倾慕吗?意思是,为了我而倾倒?”

这男人,要不要这么肉麻啊,起个名字还像是在对她说情话。

谁知,拥着她的男人忽而一愣,短暂的失神后,却是若有所思道:“跟着我母亲姓倪也不错,倪倾慕,也挺好听的。”

慕天星不语了。

她能感觉到他有心事。从来没有针对他父亲的话题跟他好好探讨过,比如他想不想回去继承王位,比如他打算什么时候认祖归宗,比如他会如何解决凌家人,还是任由凌家人自行发展?

她不问,却依稀能感觉到凌冽对于做皇帝的兴趣并不大,也能依稀感觉到他不会轻易放过凌家人。

庆幸这是个一夫一妻受国家律法保护的国度,因着通奸罪的存在,宁国的男女在婚前都会格外小心谨慎地选择另一半,一旦步入婚姻殿堂,出轨率极低,做小三的几率也是极低。因为,生命只有一次,婚姻法的公益广告台词就是:远离小三,珍爱生命。

所以,不管凌冽做不做皇帝,有了婚姻法的保护,加上他对自己的一往情深,她根本不用去担心出轨的问题。

她唯一担心的,就是怕他在上一代的事情上承受过多的压力,遭受不该有的伤害。

拥紧了他,慕天星认真道:“放心吧,我们将来跟我们的小倾慕,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。会是个好爸爸,我会是个好妈妈,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!”

软糯的话就在耳边,凌冽听了笑。

铃声响起:“四少,少夫人,亲家老爷跟夫人来了。”

慕天星当即从凌冽怀中钻了出来,拉着他的大手就朝着厅外的楼下冲了过去!

一路上,凌冽眉宇轻扬地跟着她小跑,一颗心从来没有这般畅快轻松过。

踏上洁白的旋转阶梯,他紧紧跟随她的步履,唯美的灯华将她的倒影反投在他的脚下,每一步都刚好踩在她的心尖上。

他喜欢这般如影随形的感觉,喜欢这般紧紧跟着她,一起小跑的畅快感。

慕亦泽夫妇刚刚走到大厅中央,尚未来得及打量这一片令人震惊的海蓝色水晶宫世界,便听见一道道脚步声从楼上下来。

透过旋转台阶的缝隙,他们清楚地看见了慕天星穿着一条米色的亚麻长裙,拉着一个特别高大的男人从楼上下来!

当凌冽对着她一路小跑到慕亦泽夫妇面前,面带阳光清爽的笑意道:“爸,妈!”

那一瞬,慕亦泽整个人仰望着凌冽好几秒,这才惊喜万分道:“真的……真的可以正常走了,还能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