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操白洁的丝袜小说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小宝贝最新章节!

这句话一响起,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,唐悠悠美眸猛的睁大,不可置信的盯着季越泽。

“说什么?”她仿佛没听懂似的,忍不住的问他一句。

季越泽仿佛再没有勇气说出那两个字,他无力的靠在门墙上,随后,又走向办公桌,从抽屉里拿出了烟,点燃,仿佛只有抽着烟,才有继续说话的勇气。

唐悠悠刚才想离开,但现在,她想把话说清楚再走了。

“季越泽,是不是真的喝醉了?这种话,怎么可以说呢?”唐悠悠先是觉的好笑,而后,又觉的太不合礼数了。

季越泽猛的抽了一口烟,目光盯着窗外,沉默良久才说道:“这世界一直都是不公平的吧,同样是遇见了,可我却连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唐悠悠心头猛颤了起来,她脸上的表情都是僵着的,良久,她才开口:“什么时候喜欢我了?可我们见面也不多啊。”季越泽回过头来,目光在她的脸上凝住,淡淡嘲道:“就那天,我去公司找,针锋相对的样子,让我印象深刻,至于为什么就喜欢,我也不知道,我觉的我就是一个矛盾的人,明明知道不该为的事情,就是贱贱的想要去偿试一下,一开始,我觉的我喜欢没什么了不起的,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,我可以随时把从我的心中踢出去,我以为我可以像我在戏里一样,用演技来折服身边所有的人,真

可笑,我让自己陷进去,却爬不出来了,唐悠悠,当听到真的要嫁给我哥,成为我嫂子的那一刻起,我才猛然清醒,我根本没办法把从我的心中踢出去,我很痛苦!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唐悠悠听着他那充满着挣扎的话语,她也茫然无措了起来。

要不是季越泽现在亲自对她说了这些,她一直以为,季越泽对自己就像是普通朋友的关系,又或者,以后可能会变成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。

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,季越泽会喜欢自己,而且,这种感情,已经让他陷入了非常痛苦的地步。“季越泽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劝,但…不能再喜欢我了,对不起,我知道我这样说,可能会让更受打击,但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的,我爱哥!”唐悠悠内心也凌乱无比,她说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

可爱日系丸子头女生纯美私房清纯写真

意思的话。季越泽浑身像被鞭打了一顿,轻颤了两下,他点点头:“我知道,我看得出来,和我哥很相爱,们才是最般配的,不要担心,我没有要插足们的意思,我就是觉的,我该把我的感情表达出来,这样

,我才不会每天都忍受那种折磨。”

唐悠悠知道季越泽不是那种践踏道德底线的人,他既然已经说出这些话了,他肯定也是决定要了断这份感情的。

她不会嘲笑他,更不会生气,她只是希望,能够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。

空气又静止了,两个人相对无语,也有些尴尬。

只怕以后,唐悠悠再也不能像刚才那么自然的跟季越泽相处了。

季越泽低着头,也知道把这一层的窗户纸捅破后,未来要面对怎样的处境。

“别告诉我哥,好吗?”寂静中,季越泽的声音有着一丝的不安。

唐悠悠点头:“放心,我不会说的,这件事情,就我们两个人知道。”

“唐悠悠,会不会觉的我很无耻?很可笑?”季越泽抬起头来,目光有着忧伤。“不会,我能理解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,当初我对哥,也是这种感觉,只是后来…时间会淡化的,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心理压力,我们…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?”唐悠悠其实比季越泽更害怕,更

不安,因为,她深爱着季越泽,她不想看见自己破坏他们兄弟的感情,自己会变成罪人的。

季越泽点点头:“如果想好受一些,就把我刚才说的话都忘记吧,我也许是真的喝醉了,胡言乱语了。”

“以后…我们还能像平时那样相处吗?”唐悠悠低声问。

“我不知道!”季越泽喉结滚动了一下:“我其实对没有过份的想法,真的,我以后会尽量把摆在我嫂子的位置上。”

“谢谢!”唐悠悠尴尬极了。

季越泽伸手:“把合同拿过来吧,我签字!”

“不需要再看看吗?”唐悠悠伸手把合同递到他的面前,轻声问道。

季越泽摇头:“不必了,的任何事情,我都会尽力帮忙的。”

唐悠悠再也不敢心安理得的找季越泽帮忙了,以前她还觉的,能够托他的福,让自己的事业更顺畅通一些,现在想来,托来的那些福,却造成了季越泽内心的痛苦。

“那我先走了!”唐悠悠拿过他签好字的合同,低声说完后,就急急的转身离开。

季越泽把钢笔一扔,倚靠在椅背上,狠狠的往自己额头处捶打了两拳,仿佛是在恼怒自己刚才为什么还是把话给说出来了,不是对自己的自律性很自豪吗?

原来,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那份自制力,跟她单独相处的时候,就忍不住的想要把那份情感说出来。

唐悠悠手里捏着合同,手心已经冒出了热汗,浑身都还有些止不住的发抖。

刚才显出的平静,此刻,部都没有了,她很惊慌,很无措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唐悠悠只感觉头痛极了,虽然她没有任何苛责的意思,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。

“怎么办?”唐悠悠用头轻撞着电梯墙面,恨不能让自己失忆了。

以后可能真的要减少和季越泽见面的机会了,不然,场面肯定会非常的尴尬的。

唐悠悠拿了合同后,刚坐进车内,她就接到了季枭寒的电话。

“喂…”唐悠悠心虚极了,声音都有些不自然。

“在哪?不在家吗?”季枭寒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,充满着宠溺的气息。

唐悠悠只好如实的回答:“我出来了,有些工作的事情在处理。”“到我公司来,我有东西要给看!”季枭寒温声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